韦德国际官网weide567

追书网 > 都市小说 > 我曾混过的日子 > 019 金丝眼镜男
赵龙肯定是因为贝贝的事儿才受了这么大的刺激。从刚才我进门就觉得赵龙的状态不大对,丫的一句话也不说,肯定是心里边憋着火,现在估计也是受够了这帮人的冷嘲热讽,没忍住竟然下死手。

我怕赵龙真的惹出大事,慌忙从旁边拦住了他。可赵龙瞪着大眼珠子冲那帮富二代叫骂,恨不得亲手撕烂他们。

就在这时,一直坐在床边的静静脸色有些担忧的瞄了我跟赵龙一眼,冷哼哼的甩了句,“他爸可是衡水市里边当官的,你们惹得起么?”

说罢话,静静傲慢的撇了我一眼,继续喂苹果给贝贝。可没料到,这个时候贝贝竟然清醒了一些,她抬起头看了眼赵龙,竟小声对静静说,“静姐,你让他俩走吧。”

听着贝贝的口气,我缓了口气转头看了她一眼。我知道,贝贝没有嫌弃我跟赵龙的意思,要么之前也不会找到我帮她了。

可静静却不是这么想,或许在她听来,贝贝是不想看到我跟赵龙。所以,静静再次开口,让我跟赵龙麻溜滚蛋消失。

赵龙喘着粗气,瞪着大眼睛呼哧呼哧的有些气不过。可被我拦着,他也没有在作出什么出格的动作。至于那帮富二代,那里见过赵龙这种上来就要人命的样子,一个个闭口不言不敢吱声,但我知道他们肯定不服气。

说实话,虽然我不怕这帮富二代。要是赛脸,我一准的削他们。可我打心眼里不想跟这种人有任何瓜葛,腻歪不说,背景还大,也压根不是我跟赵龙能惹起的。

就说刚才那个带耳钉的青年,没想到他爹竟然是衡水市当官的。我们石市离着衡水那么近,真有点什么事儿,估计人家一个电话就能把我跟赵龙送进局子蹲几天。

从医院出来,赵龙也渐渐恢复了本性。他摸出烟甩给我一根,还挺没好气的埋怨我,问我为什么刚才非得拦着我。

点着烟,我不假思索的开口说道,“你没听见么?人家老子是衡水市当官的,你瞅瞅咱俩是有几个脑袋,跟人家拼的起不?”

我知道赵龙觉得憋屈,难道我心里就好受么。这种事,搁谁身上也不好受,可在不好受也得忍着。这人活着,得看清现实,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我低着头闷抽了几口烟,指着前边的一辆宝马车吸了吸鼻子对赵龙说道,“像这种车,人家一出生就有。咱们奋斗一辈子不见得能买得起,这就是差距,懂么?”

我这么说,不只是在说给赵龙听,也是说给我自己听。有些人,我们注定是惹不起。像我跟赵龙这种社会最底层的人,要想人前显贵,那必须人后遭罪。

抽完烟,我乐了乐伸手搂住赵龙的肩膀。安慰他别想太多了,我知道他是过不了贝贝那道坎,所以我才不断跟他说,好姑娘多的是,没必要一棵树上吊死。

说罢话,我却没料到赵龙翻了翻白眼,怼我一句,“操,说我别一棵树上吊死。你自己个不也这样啊?”

我……

我被赵龙怼的愣是一句话没说出来。甚至心里有些隐隐作痛,其实我都明白,我对雯姐有那种感情是不对的,她只是我的亲人,我只要对她好就行,没必要占有。

况且,雯姐也一定不会同意吧!

我跟赵龙正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突然,我微信连续响了几声。我掏出来瞅了两眼,贝贝给我发微信道歉,说静静把我们当成欺负她的流氓了,其实静静不是那样的人,让我们别在意。

我瞅着微信撇撇嘴,直接把手机甩给了赵龙。

赵龙接住手机也没看,抬头问了句,“谁啊?”

我抽了抽鼻子笑道,“把你吊死的那棵树。”

“你才死……”赵龙话说到一半突然咽了回去。眼珠子瞪得贼大,脸上瞬间笑开了花,“真的?”

瞅着赵龙那副春光满面的样子,我人畜无害的笑道,“你特么瞎啊,不会自己看呐。”

“奥,奥,好。”赵龙敷衍了一声,低头开始翻弄手机。

其实,我也是打心眼里替我这个傻兄弟高兴。好歹怎么说,赵龙也不是一点希望都没有,至少也比我强吧。

想到自己,想到雯姐。我不禁露出一丝苦笑,轻轻摇头。随即,我朝赵龙喊了声,我进去看看雯姐,你自己在这聊吧。然后我自己一个人去了雯姐的病房。

雯姐还是老样子,看见我来顿时有些不高兴。说这都快要高考了,你又过来干什么,我自己也不是行动不便,何况再有一两天就要出院了。

听到雯姐跟我提及高考,我的心猛地抽搐了起来。多少次我都想开口告诉雯姐,我不考了,考上大学又能怎样?现在大学生满地都是,不照样是找不到工作吗?即便是有工作,有几个能赚大钱的?

何况,老死在一家单位,每天两条一线的上下班我也熬不住。这根本不是我想要的生活,一点激情都没有。

但每次话到了嘴边,我望着雯姐那炽热的目光,充满期待的眼神。却又把话咽了回去,我想象不到雯姐知道我放弃高考的想法后会怎样,我也不忍心却伤害雯姐。

正说着,突然病房门外有人敲门。

我以为是护士,立即走过去打开了病房的门,却没想到是一个看起来三十多岁的男人,带着一副金丝眼镜,瞅见我后先是愣了下,随即一脸和善的笑道,“你就是小封吧?我听你姨说过你。”

我满脸疑惑的盯着这个男人,“你是?”

“奥,奥。”这男人赶紧给我介绍自己,说是跟雯姐在医院认识的。俩人这两天没事儿了就聚在一块聊聊天,偶尔也一块吃个饭,就当是在医院里无聊打发下时间。

金丝眼镜男指了指墙上的钟表,咧开嘴冲雯姐笑着说,“小雯,这不是又快吃饭了。我问问你吃什么。”

我站在边上,看见雯姐跟金丝眼镜男有说有笑的样子。心里忍不住一阵剧痛,尤其是刚刚金丝眼镜男的哪句“我听你姨说过你”

这句话让我心底一凉。

我又何尝不明白,雯姐都这个年龄了还没结婚,好不容易遇到个能聊的来的男人,又怎么会反感?

只是,只是我没想到这一天来的太突然了,我一时间无法接受。泪水瞬间侵吞了我的眼眶,随时都能滚落出来似的。

此时此刻,我站在这里像是有些多余。

此时此刻,我心如刀绞般的疼痛。

我强忍着,忍着不让泪水掉出来,趁着雯姐正跟金丝眼镜男说话,我扭头消失在了病房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