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德国际官网weide567

追书网 > 历史小说 > 血染皇旗 > 第96章 春风吹拂柳色新 万物复苏正轨行(一)
    天气逐渐暖和,大地已然一片嫩绿。春风拂过,吴岳骑马缓步而行,身旁跟着范长期、季英和冯唐三人。

    吴岳心情也越发的好“众位,你们且说说,国之强盛,在于何?”

    季英开口道“将军,臣以为,国之兴,在于军。军强则国强。”

    范长期争论道“非也!国之兴,在于德,德兴,则国兴。”

    “没有军哪来的德?”季英撇了撇嘴。

    范长期哼了一声“没有德,军队就是黄巢军那样的土匪!”

    吴岳哈哈大笑“二位,我随口一问而已,莫要伤了和气。冯唐,你以为如何?”

    冯唐笑道“将军,臣以为国之兴在于民,民富则国强。”

    吴岳点了点头“冯唐啊,我都有点舍不得放你去安定当刺史啦,可是我手底下实在没有可以担任刺史如此重要职位的人了,只能委屈你一下。”

    “将军,冯唐在狱中十年,早已看透了功名利禄。”

    四人边走边聊,就见夏州城已近在眼前。“长期,你带冯唐去节度使府挑选官员。写好委任状,待我回来便签了。”吴岳安排完毕,带着季英向夏州城南而去。

    “恭喜吴将军大捷!”夏州琉璃厂门口,房烨毕恭毕敬。

    吴岳嘿了一声,翻身下马“我说你这溜须拍马的本事,可是越来越炉火纯青了啊!走,带我进去看看。”

    季英停在门口,看着夏州琉璃厂那几个大字,若有所思。

    “将军,这是刚刚制作完成的一批琉璃酒盏,是准备销往吐蕃的。”房烨指着地上一大堆木箱。

    “打开我看看。”

    房烨熟练地打开木箱,倒是把季英惊地半天没说出话来,他颤抖着手拿出一个酒盏,刚要说话,看了看房烨,又憋了回去。

    吴岳笑道“你有什么话便说出来,不然撤的难受,”

    季英将酒盏放回木箱“将军,此处说话不太方便。”

    “哈哈!”吴岳拍了拍季英的肩膀,直拍的瘦小的季英差点叫出声来“这位是我夏州琉璃厂的厂长,房烨,正规的化学系出身!”

    “见过房厂长。”季英说完这句话,忽的反应过来“化学系?你,你是。”

    季英话未说完,房烨已然眼里泛着泪花“对,是我!”

    “太好了!我是赵达啊!”季英抹了把眼泪“你过得好啊!”

    “房先生,季英舟车劳顿,辛苦了,我且安排他在你这住下,你给他找点活干。”吴岳背着手“我去内厂逛逛,你给他安排个宿舍。”

    内厂便是夏州的火药生产基地,吴岳走进去自然不会被拦住。

    “卑职参见吴将军!”常浩初行了一军礼。

    “浩初,城西一战,你们生产的火药可是派上了大用场啊!”吴岳背着手在内厂踱步,看着工匠忙碌的身影“现在生产的速度如何了?”

    常浩初道“将军,我们现在一天能生产八个左右的炸弹,但是最近出现了一个问题,便是铁矿石消耗太大,我们有点吃不消了。”

    “铁矿石?”吴岳以为什么大事,从后世而来的他深知地球上的铁含量有多丰富,对于这个时代,可谓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这个事交给我,一个星期内我们将会找到属于自己的铁矿。”

    就在这时,房烨也走了进来“将军,季英我已安顿妥当。”

    吴岳点点头“房先生,明日你来节度使府,我给你拨人,你们去勘探一处铁矿出来。给你们一周的时间。”

    房烨点点头“将军,包在我身上。只是,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我又不是恶人,有何不当讲?你且说来,我不会吃了你。”

    房烨低声道“将军,季英此人,不可用。”

    “哦?为何?”

    房烨不齿地道“此人和我们一队时,锱铢必较,小肚鸡肠。”

    “这不妨碍我用他。”吴岳摆摆手。

    房烨赶紧道“将军,此人属于有奶便是娘之人,万不可重用啊。”

    吴岳一时吃不准房烨的意思,房烨是怕季英抢了他的地位,还是真心为吴岳着想,谁也不知道,吴岳只得道“既然如此,不要让他进入内厂,且在外厂给他安排个虚职。”

    房烨躬身应是。

    “对了,之前我交给你的零件图,你打造的怎么样了?”

    房烨拍了拍额头“这么重要的事我给忘了,将军随我来。”

    进了一间密室,房烨取出一个上了锁的大木箱,看他半天抱不动的样子,吴岳不由得苦笑“房先生,你这身体也得锻炼了啊。”

    说完,吴岳自己抱起那木箱,放在桌上。房烨从怀里取出一个钥匙,轻轻地打开铁锁。待那木箱打开,只见里边还有个上了锁的小木箱。

    吴岳一下子不知道为何,大笑起来“房先生,你这防备工作做的也太好了。”

    房烨一本正经地道“将军,此乃国之重器,要是出了问题,我房烨可担不起啊。”

    吴岳看着一箱的零件“房先生啊,整个世界上,能将这一堆零件组装起来的,只有我、清平和王炎三个人,你在担心什么?”

    房烨挠了挠头,就见吴岳拿起那些零件熟练的拼接,不消片刻,一把九五式步枪便在他手中成型。

    吴岳端起步枪做了个瞄准的动作,然后又放下“基本成型了,但是很多细节做的不够完美。”

    吴岳动作飞快,又将那步枪拆了下来,装进箱子“走,随我回府。”

    入了吴府大门,就见吴夫人正躺在躺椅上晃晃悠悠地晒着太阳。

    “娘,孩儿回来了!”吴岳蹲在吴夫人前,发自内心的欣喜。

    吴夫人睁开微闭的眼“岳儿回来了,平安回来就好。”

    “娘在这好好休息,我还有要事,得先去忙了。”吴岳站起身来。

    吴夫人又闭上眼“你呀,跟你爹一个德行,都忙的顾不上自己的老娘,回头娘归西了,看你怎么办。”

    “娘说的哪里话,您这身子骨硬朗着呢。”

    吴夫人笑道“你快去忙吧,别耽误了正事。”

    房烨辞过吴夫人,跟随吴岳进了客厅。他们前脚刚进,后脚王炎和清平便踏了进来,他们是陈二喊过来的。

    “王炎,这次守夏州,好样的!”吴岳给王炎胸口一拳。

    王炎嘿嘿一笑,“将军,喊我们过来什么事。”

    吴岳指了指桌上的箱子“你俩去看看。”

    “这,这是九五式的零件?”王炎和清平对视一眼,而后异口同声的发出惊呼。

    “将军,你从哪搞来的?”王炎摩拳擦掌,就要将那些零件组装起来。

    吴岳急忙制止“这只是我和房先生研制的初品,还没经过实验。”

    清平一下就想到了其中的关键“将军莫不是要我们来协助房先生?”

    吴岳点点头“正有此意,坐下来我慢慢给你们讲!”

    几人分别坐下,吴岳这才开口道“我的想法是,飞虎军和烟军驻扎到夏州琉璃厂旁,你们二人协助房先生,给我们把九五式步枪搞出来!”

    “要是真有了这玩意儿,我们可以说纵横天下无敌手了啊!”王炎按耐不住内心的兴奋“我愿意全力协助房先生!”

    清平也点点头“我一定会尽最大努力。”

    “那就定下来了,事不宜迟,你们回去后马上换驻扎区。”吴岳安排道“清平,从你那里拨五十人给房先生一个星期,作为勘探铁矿之用。”

    清平站起身来行了个军礼“将军放心!”

    “好,去做吧!”

    吴岳跟着几人离开吴府,便朝着节度使府而去。

    节度使府内有条不紊,各司其职。吴岳视察了一会,自己离开期间一切正常,这才放下心来“陈二,请长期和张承范将军过来。”

    张承范住在夏州吴岳给自己和妻儿安置的房中,当他听说吴岳找见自己时急忙便赶了过来,来的速度竟是不比范长期慢多少。

    “拜见征西大将军!”张承范作揖道。

    吴岳急忙扶起“张将军多礼了,朱温奸贼,欲效仿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吾尚无与之对抗的资本,所以只能暂且忍气吞声,望张将军勿怪。”

    张承范气的嘿了一声“吴将军,我等好生休养,待时机到来再救天子!”

    “张将军高义,我有个意见,将追随你而来的神策军编入唐虎军中。”

    张承范毫不犹豫“全凭吴将军做主,只是听闻唐虎军选拔严格,只怕那三万人不够格。”

    “所以我想邀请张将军担任唐虎军新兵营总将,不知张将军以为如何?”吴岳终于说出自己心中所想。

    “吴将军,我担当不起啊。”张承范心中只道无功不受禄,谁知吴岳一下子看穿了他的想法“张将军击溃黄巢,为国立了那么大的功劳,何来无功?”

    范长期也劝道“张将军,此位置,非你莫属!”

    张承范原以为吴岳等人会对自己忌惮,没想到其心胸如此开阔,想到此处,张承范单膝跪下,“吾愿为将军鞍前马后!”

    吴岳扶起张承范“张将军,客气的话不多说,我们一起把唐虎军建设成可以和朱温一决高下的军队!”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