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德国际官网weide567

追书网 > 玄幻小说 > 不死武皇 > 第926章、以柔克刚
一道!

两道!

三道!

……

金乌子手法精炼,一道道器纹灵活打入。

“快到尾声了吧?”

“应该吧,金乌子已经开始打录器纹,灵器早已成形,就差最后关键一步了!”

“云月师姐至今毫无所动,估计是放弃了吧?”

……

众人摇头道,感觉胜败已成定局。

“金乌子确实是个劲敌,尤其是他所掌控的赤金炎,在焚云鼎的辅助下,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就是本少碰上他也未定有十足的把握战胜他!”剑炎正色道。

“确实,跟我的乌金焱也有得一拼了!”古奇叹然道:“看来云月师妹的气运不佳,碰上金乌子这个劲敌确实太为难她了。”

“可惜了,要是炎辰那小子抽到得是1号签,那就有戏了。”剑炎说着,暗暗冷瞥了眼林辰,恨意十足。

是的!

场外的看众,大部分都已认为云月必败无疑。

但高台上的那些长尊大能,却似乎持有不同的意见。

“这一届参赛的炼器师,整体实力都比往届要强了许多。而且比试规则,也增添了不少乐趣,确实精彩。”剑魔淡淡一笑,感叹道:“真怀念老夫年轻的时候。”

“恕在下冒昧,不知二位老前辈,对第一局的看法如何?”金元毕恭毕敬的问道。

“欲速则不达,乃炼器大忌!”剑魔淡淡回了句。

“额…”金元表情僵硬,以剑魔在器道领域上的权威,这可不是什么好的评价。

但金元对自己儿子的实力,可是颇具信心,暗哼道:“炼器宗师又如何?看我儿怎么打你们的脸!”

随着时间的推移,金乌子打入的器纹是越来越多,灵纹器阵,逐渐大成。

然而!

焚云鼎的威力,却是一度攀升。

即便是金乌子在不断削弱赤金炎的威力,但因为焚云鼎的作用,似乎受到反弹了般,焚云鼎的威力反而变得越来越强。

若是完全撤去赤金炎的话,那就等于让出控制权,焚云鼎的威力独霸一方,火候就会彻底失控,可谓是进退两难。

尤其是在最关键时刻,任何一个微小的疏忽,就会形成致命的弱点。

幸运得是,随着器纹的完善,还能一定程度上遏制焚云鼎的威力冲击。而金乌子的手法也在不断加快,尽可能在器火失控前,及时炼制出灵盾。

当然!

金乌子内心也是忐忑,生怕在最关键时刻,云月会作出偷袭。所以他必须得保持镇定,不敢暴露出任何的情绪破绽,故意作出一副自信满满,游刃有余的样子。

可惜!

金乌子的意图,早就被云月所看透。

没错!

金乌子的整个炼器过程,云月皆是看得一清二楚,心底甚至已经摸清楚了金乌子打录器纹的套路。尤其是在赤金炎被迫减弱之时,焚云鼎中已经暴露出了太多的破绽。

不由!

云月目光一凛,十指灵活,像是拨动琴弦般,一丝丝带着阴柔之劲的异火。趁着金乌子不备,迅速渗透入焚云鼎中。

幽蓝碧炎,以柔克刚,面对强劲的器火,反而如游丝一般,势如劈竹,轻而易举的层层渗透了进去。

这感觉,与四两拨千斤,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果然!

在阴柔碧炎的干扰之下,本是强盛不稳的焚云鼎器火,隐隐失控,器火变得极其混乱。

“呃!?”

金乌子神情大变,明显感觉到器火受到了极大的干扰,稳定性从内部遭到了破坏。如果金乌子现在强行再加一把火的话,效果反而会适得其反。

“卑鄙!”金乌子冷斥道,在师门荣耀面前,哪怕是面对一位如仙般的大美女,金乌子也是毫不客气。

“公平博弈而已,师兄表现了那么久,也该轮到师妹好好表现一番了吧?”云月神情淡漠,十指变幻,在幽蓝碧炎成功打入敌营之时,便进一步增强幽蓝碧炎的攻击力。

嗡嗡!~

强劲器火,失控震动。

“给我稳!”金乌子双掌激震,赤炎震荡。

殊不知!

金乌子不仅没有稳定下焚云鼎中的器火,反而是助纣为虐,器火的威力变得越加的狂暴混乱。

“恩?情况有变!”

“云月师姐终于出手了!”

“怎么回事?感觉焚云鼎似乎有些失控了,面对如此强盛霸道的器火,云月师姐是如何做到的?”

……

众人惊愕至极,本来已经对云月不再抱有希望,现在看到形势扭转,一个个像是打了鸡血似的,激动欢呼起来。

“呃?真有一手,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以柔克刚?”剑炎亦是颇为惊讶。

“刚过易折,金乌子就是过于自负了!而云月师妹向来聪慧,些许已经从中看透了破绽!”古奇惊然道,无疑是马后炮了。

“不错,想不到云月师姐的炼器才能,竟然如此了得,说不定也是个劲敌呢。”林辰微微一笑,并不感到意外。

“呼~”

云龙如释负重松了口气,虽然一直表现得很镇定,但内心也是很紧张的。

金元则是面色蜡白,垂头丧气的苦叹道:“真是百密一疏啊,没想到在最后关键时刻,竟然被这个女娃子给翻牌了,看来小乌的手速还是慢了。”

随着幽蓝碧炎的渗透,焚云鼎中的器火变得极其不稳定,像是有一道道无形的大手,在拨动着器火,如水流一般,缓缓游动,大有被反夺掌控的趋势。

金乌子脸色惊白,冷汗淋淋,心乱如麻。在柔火的反控下,金乌子根本很难再夺回器火的掌控权。以金乌子的傲性,怎么甘心在最后节骨眼的时候败给云月?

“休想!”金乌子恨恨切齿,怒声道:“我若无法炼制灵盾,你也休想得逞,大不了跟你同归于,从来再来!”

是的!

第二轮的对弈赛,是以炼制灵器先后来取决胜负,不受时间限制。如果双方失败的话,自然也不可能是平局为论,而是会进行下一轮的对弈。

这样的话,金乌子就会对云月有所提防了。

所以云月绝对不会放过这机会,便一鼓作气,浩浩荡荡的释放出幽蓝碧炎,威力节节攀升,滚滚倾注入焚云鼎。

一柔一刚,在器火完全失控的情况下,云月所释放的柔火,反而更能克制住器火的威力。

两者之间,形成一场拉锯战,明显是云月占优。

场外的看众,齐齐站立,瞪大了双眼,目睹着这一场最精彩,最惊心动魄的白热化拉锯战。

“不!不可能的!这灵盾明明是我先炼制的话,你不能夺走我的功劳!”金乌子感觉像要丧失理智般,疯狂至极的释放出赤金炎,想要破坏焚云鼎中的器火。

其实,越是不利的情况,越要保持冷静。

就凭心性来说,金乌子就已经输得一败涂地。

而云月面对金乌子的疯狂攻势,依旧显得从容不迫,缓缓转运着幽蓝碧炎。在柔火的引动下,焚云鼎中的器火,呈漩涡般缓缓涌动起来。

顷刻间!

滚滚炽焰,如长龙般流转着,在幽蓝碧炎的带动下,一环连着一环,逐渐形成重重严密的防线。哪怕金乌子的赤金炎再强盛,也难以攻破焚云鼎的防线。

“不!我不相信!我是不会失败的!”金乌子双目赤红,双掌快速变动,变得毫无章法,一波波强劲霸道的赤金炎,冲击向焚云鼎。

砰!砰!~

焚云鼎猛烈激震,烈焰溅荡,赤金炎始终难以突破如堡垒般稳固的防御。

反之!

云月变得更加得心运手,以柔克刚,以柔制衡,明明强劲霸道的器火,反倒变得轻柔起来,缓缓炼化着灵盾。

至于灵盾上所刻录的器纹,云月早就掌握得一清二楚,对于剩余未有完成的器纹。云月更是随心所欲,手到拈来。

如神来之笔,画龙点睛,所缺失的器纹,却被一一完整打入。

“完了…”

金乌子自知大势已去,一脸颓废,深受打击。

而且他不仅输了比试,甚至还在一位大美女的面前败了人品,这就是失去理智所作出最愚蠢的表现。

终于!

云月灵手一动,滚滚炽焰中,一足灵盾,如涅槃而出,精光莹莹。

灵盾!

灵品战盾,完美出炉,绝对是件上佳灵器。

云月婷婷衣丽,英姿飒爽,惊艳八方。

“赢了!赢了!最后竟然是云月师姐赢了!”

“太不可思议了,还以为云月师姐已经选择放弃了,想不到这最后一手反击得实在是太精彩,太漂亮了!”

“骄兵必败啊,金乌子就是太过自负了,才会栽了个大跟头!”

……

全场惊呼,一片沸腾。

万万没料到,云月竟能在最后关键时刻,扭转乾坤,反败为胜。

“不错,果然没让为父失望!”云龙笑意盈盈。

“冲动!太冲动了啊!”金元一脸丧气,恨铁不成钢。

“输了,我竟然输了。”金乌子喃喃自语,就像是刚打了败仗的士兵般,颓废不已,恹恹不振,难以接受。

“棒极了!”林辰也情不自禁的鼓掌。

而独孤雪可是一直都在关注着林辰,见到林辰正为云月喝彩,醋意浓浓:“花心大萝卜,就跟林辰那混蛋一个德性!”

云罗天作为炼器盛会的主持,经验丰富,对于云月最后的获胜并不感到意外。

旋即!

云罗天对炼制出来的灵盾进行鉴定,本来金乌子还抱有最后一丝侥幸与希望的,但很快一盆冷水便泼了过来。

“品次,上品灵器!第一局,云月获胜,恭喜晋级!”云罗天沉朗道。

话音刚落!

全场呼声再度高涨,荡彻云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