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德国际官网weide567

追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宋小郎中 > 第697章 悍不畏死
板斧老者武功比杨仙茅要高出不少,如果单杨仙茅出招,不管是用什么招数,包括他的漫天花雨和他无坚不摧的尚方宝剑,板斧老者都绝对不会躲避,更不会慌张,但是现在杨仙茅攻击过来的,居然是喷出的血雾。

    他们三个进城之前就知道阴州城正在闹瘟疫,进城之后便看到满城的死尸,城里漂荡着的尸臭让他们三个久经沙场的杀手都感觉到了寒毛倒竖,所以他们没有走路,直接从房顶行走,寻找杨仙茅他们的踪迹,其中那女的是一个非常高明的追踪高手,他们依靠狼牙棒那壮汉手下的喽罗提供的资料,竟然跟踪找到了杨仙茅就在这阁楼之上。

    一路之上,看到了太多可怕的尸体,如果说没有必要舍弃生命,谁也不会主动放弃的,特别是武功如此高强而又对钱财充满渴望的他,在对方喷出血雾之后,他立刻反应就是,对方想跟他同归于尽。

    原因很明显,对方身边的那女子上吐下泻,明显已经染了瘟疫,跟这女子在一起肯定也染了瘟疫,而且他现在已经知道瘟疫是靠接触传染的,患了瘟疫的人将一口鲜血从自己喷过来,比手碰身体要严厉得多,只要被他血喷上,只怕就再也逃不脱死神的危险了,即便是他的武功高到了让他足以傲视群雄的地步,却还不能让他对死神说不。

    因此,在他察出杨仙茅的意图之后,他立刻做了一个决定,那就是躲开。

    所以他整个身体迅速往后飘,杨仙茅喷出的血雾飘的更快,因为方圆一丈都被血雾所弄上,根本来不及,也躲不开,只有往后飘。可是,后面是虚无的空间,难道要掉下去摔死了,板斧却并不着急,他人在空中往下坠落之时,立刻打出了一道飞索勾住了阁楼的楼顶,然后轻幽幽的弹了回来。

    而就在他勾住楼顶往回荡的时,杨仙茅早有准备,人在空中左手一伸,便勾住了身边的立柱,身子打了个回环弹了回来,然后像一枚掷出的标枪似的,朝着使出铜锤的壮汉飞了过去。

    铜锤还来不及往回收,杨仙茅飞出去和带回来的速度太快,就在那铜锤回收的瞬间,杨仙茅的手已经牢牢的抓住了铜锤的链,顺着铜锤往回带的力道,张嘴又是一口鲜血,朝着铜锤的壮汉喷了过去。

    铜锤眼见先前板斧老者往后飘开,躲开杨仙茅的这口鲜血,他立刻会意,杨仙茅想找个垫背的拉着一起死,因此不许自己硬接。很显然,这个人已经染了瘟疫了,根本来不及做出更多的思考,他只能学着板斧的做法往后飞出,但是杨仙茅抓住了他的铜锤并且猛的往后一扯。

    铜锤觉得对方这一扯之力,力气竟然不下于自己,便知道如果不放开手,那对方喷出的血雾喷到自己身上之前将铜锤夺回来,那简直是不可能的。

    这铜锤汉子也当真是拿得起放得下的人,当机立断,立刻松开手,放开了铜锤,脚下一点地整个身体立刻腾空飞去。

    可是到了半空他才猛然想起,自己为什么要跟板斧的老者学呢。

    这时他才惊慌失措,手脚乱舞,跟一颗掉进水里的秤砣,直线往下坠落,长叫声划破了夜空,接着传来一声闷响和凄厉的惨叫声。

    武功再高也怕楼高,从四层阁楼往下坠落,武功再高的人受伤也在所难免,因为下面是铺满青石的院子。

    杨仙茅一招夺走了对方的链子锤,迅速转身,朝着那没事的女子冲了过去。

    女子脸上有些惊慌,他看见了杨仙茅居然用嘴里的血当武器进攻另外两个人,她脑海中闪念的,当然是如果对方也用这个办法对付自己的时候,自己该如何,铜锤掉下去也不知摔成什么样,而她既不想掉下去摔伤,也不想向杨仙茅求饶,可以救自己的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在对方的血雾喷向自己之前,把对方杀掉,把他的喉咙割断,他就无法喷出。

    所以只在一瞬间,眼看杨仙茅朝着她冲过来,深吸一口气,她必须要赶在他吸气完成并喷血之前,将对方喉咙割断。

    她立刻一声厉喝,整个人直飞出去,半空中左手峨眉刺刺向杨仙茅的胸口,而右手峨眉刺则横在身侧,等着杨仙茅对他进行阻挡时,右手峨眉刺将他的喉咙割断。

    让女子料想不到的是,杨仙茅根本没有躲闪她刺向胸口的峨眉刺,那峨眉刺只进入寸许,便被死死地卡住,与此同时杨仙茅的右手已经击中了她的胸膛,打爆了她的左乳,打碎了她的胸骨,直捣进去,将她那颗粉红的心砸得四分五裂,拳头甚至直接从她后背突的一下冒了出来,鲜血飞溅。

    女子没想到杨仙茅使用的是两败俱伤的打法,她的武功本来就没有杨仙茅高,杨仙茅愿意用这种方法来与她拼命,她根本无从躲闪避,她原以为杨仙茅受那雷霆千钧的铜锤一记猛击,虽然没有当场死去,但绝对会重伤难以支撑,所以自己主动出击,正是痛打落水狗的好机会,只要自己杀掉对方,按照他们的约定是可以拿到一半的报酬,另外两个人分另一半,因此在看到另外两个人坠下的时候,她知道自己机会来了,但他没想到这个机会是第一个去阴曹地府的名额。

    那女子呆呆的望着杨仙茅,眼中生命的火花迅速熄灭,不过在永远闭嘴之前说出最后几个字:“好狠,好狠呀,你。”

    杨仙茅迅速将右手从她身体中抽了回来,并将尸体往后丢下了阁楼,楼下传来沉闷的撞击石板的声音。

    身后传来板斧的声音:“果然够狠!”

    杨仙茅没有回头,他忍着气血的翻涌,把鲜血牢牢的控制在自己咽喉之中,这是他的武器。

    从开始他就知道,自己今天如果没有活下去的希望,他什么都能做得出来,杨仙茅看到对方如此忌讳患瘟疫的刘冬雁,脑中灵光一闪,便想到了将之作为犀利武器,所以对方砸来的那个铜锤,他将全身功力都集中在胸腹硬接,胸腹之间被剧烈震荡瞬间喷血,也是他完全料想到的结果。

    若不是他的机体经过阴阳之火淬炼,异常强悍,换成其他人,武功再高也受不起武功已达到超一流水平的铜锤的猛烈一击,绝对骨断筋折当场暴毙。

    杨仙茅利用自己强悍的身体换来一口满腔的鲜血作为他犀利无比的武器,直接将板斧逼退,将铜锤兵刃坠落阁楼,在两个超强的对手一时都无法对他发动进攻的同时,他用拼命的打法击毙了三人联盟中的阴险妇人。

    板斧手里的飞索已经收回了袖中,两只板斧换成了双手握着,瞧着杨仙茅说道:“我还不知道你居然能想到这一招,真有你的……”

    他刚说到这,杨仙茅的声音打断了他,冷冷的道:“难道,你不知道你正站在我刚才吐出来的鲜血上面吗?”

    板斧顿时脸上变色,微低头,果然他所站立的房顶的瓦片上,借着月色能清楚的看见上面洒满了鲜血,由于这鲜血是一滴滴的洒在清冷的瓦片上,又是在夜晚,他没有注意到。

    回头一细想,他便明白导致这个结果的其实只能怪自己,因为他是从刚才坠落的地方,又回到了他原先站立的地方,而那个地方是杨仙茅鲜血喷出去的方向,当然在他的鲜血范围之内,他居然只是看见杨仙茅喷出的鲜血画了一道弧线从他面前落了下去,他以为已经没事了,但是没想到这鲜血中的一部分是洒落在房顶瓦片上的。

    他不知道自己穿着鞋踩到这样的血上面是不是会染瘟疫?他不懂医,但是这阴州可怕的场景让他已经心惊胆战,杨仙茅这句话更让他犹如凉水浇头,没想到杨仙茅后面紧接着说的话,更让他一颗心沉到了底。

    杨仙茅说的是:“你把飞索收了放回了自己怀里,你难道不知道吗?你的飞索刚才也是钩在这瓦片之上的,上面也正好有我的鲜血,你把它用手握了收回去放到怀里,鲜血上的瘟疫此刻已经传遍你的全身,你就算杀了我,你也活不过两天,我会在地狱等着你,那时候咱们再打个痛快。”

    板斧阴冷的声音说道:“你不要想危言耸听。”

    杨仙茅说:“我跟一个死人懒得废话,你要么过来杀我,要么滚蛋,你站在那儿挡住我欣赏月色了。”

    板斧气得哭笑不得,但是他不敢冲进去拼,因为冲进去里面明显有瘟疫,但不冲进去又怎么办?逃走?如果自己真的染了瘟疫,又该怎么办?又找谁去医治呢?

    他站在那儿跟傻了似的,杨仙茅却将手里缴获的铜锤放在了楼板上,根本不理睬他,转身走到桌旁,颤抖的手端起药,药罐子上星星点点全是鲜血,这是刚才他飞回来时抓住铜锤时喷出的,口中鲜血落在桌上和楼板上,同时也落在了这药罐子上。

    罐子的药显然被自己的血所染,杨仙茅现在只感觉到全身胸口剧痛,骨头碎裂了,全身的劲力正在迅速的消失,他能把药罐拿起来就已经很不错了,即便现在没有强敌环四,让他下楼只怕会倒毙在楼下的。

    所以他强忍着最后的气力,将被自己鲜血污染的药缓缓的倒在了碗中,踉跄着走到床塌旁,把呆呆望着他的,刘冬雁扶了起来,惨然一笑,月光下他的牙齿全是鲜血:“丫头,不用担心,少爷跟你一起去阴曹地府,我们有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