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德国际官网weide567

追书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九二一章 下药?
    这前提一说出来,外人还没反应过来,倒是紫金洞这边的人先震惊了。

    严立瞅着牛有道,神情狠狠抽搐了一下,很想问问牛有道,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如今可不是外面的什么散修,而是堂堂紫金洞长老,说话注意点分寸好不好?什么叫人家老婆长的还不错想要人家为奴?

    管芳仪的表情很精彩,道爷这话,也不知是自己听着会错了意还是怎么回事,反正不管怎么听都透着一股子邪恶,很容易让人浮想联翩。

    火凤凰被闹了个措手不及,当然,牛有道说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师兄的态度,她紧盯昆林树的反应。

    昆林树沉着一张脸,目光中有怒意,明显被这话给激怒了。

    钱复成沉声道:“牛长老,你胡说八道的有点过了,外人无权让天火教弟子脱离天火教。”

    要不是这边无理在先,他非得指着牛有道的鼻子臭骂不可。

    “有点过了?”牛有道哦了声,又漫不经心地对昆林树抬了抬下巴,“可能是我话没说清楚。你输了,把你夫人留下,你赢了,夫人可以带走。不敢做这赌注,说明你没把握赢我,还有什么好挑战的,年轻人,回去吧!”

    此话一出,管芳仪忍俊不禁,憋得有点难受,差点没笑出声来。

    严立也有点憋笑,不知牛有道这老气横秋的口气怎么就好意思冒出来,你貌似比昆林树更年轻吧?

    赢了师妹就不用留下?昆林树脸上表情变得有些犹豫不定,他这回,对打赢牛有道是很有把握的,换句话说,真要是这样的话,自己应该不会让师妹落入什么危险,只是拿师妹来做赌注,似乎有些说不过去。

    火凤凰还是比较了解自己师兄的,从师兄神色上隐约看出了点师兄的想法,当即紧张道:“师兄,不比了,我们回去吧。”

    他知道师兄不是不在乎她,可他怕师兄头脑发热答应下来,不管比试结果如何,只要师兄一答应,让她情以何堪?传出去,她成了自己丈夫和别人比试的赌注,情何以堪?

    牛有道也在留心着昆林树的神色反应,话紧一步松一步,感觉话要激怒昆林树了,立马又将条件松释一些给予转圜的空间,在试探昆林树对此事的执着程度,在试探昆林树的底线。

    昆林树看向自己师妹,神情异常纠结,忽问出一句,“师妹,你相信我吗?”

    一听此话,牛有道嘴角浮现一抹莞尔,笑容略显诡异。

    钱复成却立马出声打断道:“荒唐!牛有道,你要比就比,不比就拉倒。”

    “倒显得是我在找事似的!”牛有道斜他一眼,冷笑一声,继续对昆林树道:“棒打鸳鸯的确是有点过了,好事成双,让我考虑接受你挑战的前提是,你夫妻二人脱离天火教,来我身边为奴。你赢了,你们夫妇回去,你输了,你们夫妇留下履行承诺。”

    条件又加码了,之前只要火凤凰一人,现在变成了要夫妻两人。

    钱复成怒道:“牛有道,你别过分了。”

    牛有道:“我过分?你们跑到这来找事,还要挑战我,区区一个天火教的弟子来挑战我这紫金洞长老,怎么,我连点条件也不能提吗?是你们过分还是我过分?”

    回头左右喝道:“送客!”

    昆林树欲言又止还想说什么,可又不知该说什么,关键是这种事情他也做不了主。

    管芳仪上前伸手道:“诸位,请吧!”

    “我们走!”钱复成甩袖冷哼一声而去,火凤凰拉了昆林树的胳膊拖走。

    牛有道冷不丁冒出一句,“昆林树,条件还是这个条件,再闭关个十年吧,等你什么时候真有了挑战我的把握再来找我也不迟。拿真本事来说话,别跑这来装模作样,回头好说是我不敢接受挑战,好以这种方式捞回面子吗?你这种人我见得多了,我没时间跟你瞎玩。”语气中满是不屑。

    似乎在嘲讽对方,明知道双方身份不对等,这边不可能轻易答应他的挑战,却故意跑来装模作样,

    就差说他不要脸了,被师妹拉着的昆林树双拳一握,脚步一停,呼吸有点沉重。

    “走!”钱复成又回头喝了声。

    “师兄!”火凤凰近乎哀求,她知道牛有道这冷不丁的话能给师兄造成多大刺激,生怕师兄忍不住。

    紧绷着脸颊的昆林树脚步沉重,最终是还是被师妹给拖走了。

    严立面有狐疑之色,打量了一下牛有道,之后也追着钱复成等人走了。

    终于消停了,茅庐别院聚集戒备的人也散了。

    院子角落里,商淑清惊疑不定看着这边,刚才那剑拔弩张的气氛,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门口屋檐下,此时管芳仪方走到牛有道身边,问了句,“道爷,你想收揽这夫妇二人?”

    牛有道:“我不嫌人多。”

    管芳仪:“能答应你的条件?”

    牛有道:“看看再说。”

    离去后不算太久,将钱复成一行安置下来后的严立又跑回来了,直奔内宅找到了牛有道。

    牛有道说他要修炼,让其他人招呼严立,严立不肯呐,抢步捞住他胳膊,“你搞什么鬼?不答应就行了,干嘛阴阳怪气的,你不会真想要那两人为奴吧?这两人值得你费这劲?”

    “你以为我愿意随便跑来个人挑战就应战?我这人最讨厌打打杀杀的…我说你别拉拉扯扯,两个大男人搂着说话恶心不恶心。”牛有道拍拍他拽着自己胳膊的手,给推开了,反问:“严长老,你不觉得这事有点奇怪吗?”

    严立:“是有点奇怪…你指哪方面?”

    牛有道:“这钱复成居然会陪这个昆林树来此搞这事,还有,你觉得这种事没有天火教某种程度上的默许,钱复成能这样干吗?”

    严立微微点头,“你看出了什么名堂不成?”

    牛有道:“天火教,还有钱复成,能为昆林树这样做,说明这个昆林树身上有什么让他们这样做的原因,换句话说,这个昆林树有这个影响力。”

    “哦…”严立若有所思,摸着胡须,“你这么一说,好像是这么回事。”

    牛有道:“人没走吧?”

    严立:“没有,两派还有点其它事情交涉,人暂时在客院安置了下来。”

    “这个昆林树为何有这影响力,你不好奇,你不感兴趣吗?”牛有道伸手做了个抓过来的动作。

    严立知道他手段多,略东张西望了一下,低声道:“你想怎么做?”

    “你把情况跟掌门说一声,看掌门感不感兴趣,若是感兴趣,就让宗门配合着帮帮忙,帮忙刺激刺激一下……”牛有道在他耳边嘀嘀咕咕耳语了一阵。

    严立听的连连点头,偶尔啧啧两声,完后,又略有担心道:“这样做倒是没问题,可你想过没有,天火教既然敢让他来找你,我怀疑那小子来者不善呐,真要动起手来了,你吃的消吗?”

    牛有道:“来了我们的地盘上,还不是我们想怎么捏就怎么捏,随便做点手脚,譬如下个药什么的,他想不输都难。”

    “下药?”严立震惊了,神情抽了抽,“我说你可别乱来,咱们紫金洞好歹是名门正派,你好歹是紫金洞长老,你干这种下作事,若是露了馅,紫金洞丢不起那个人。”

    牛有道:“你放心,一定做的神不知鬼不觉。此事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只要你不说出去,就不会有人知道。严师兄,我如此信任你,你不会坑我吧?”

    眼见二人在那脑袋贴脑袋嘀嘀咕咕密谋了一顿后,目送严立快步离去,管芳仪有点不知该说严立什么好。

    她隐隐发现一个问题,这严立似乎在不知不觉中和道爷走的越来越近了,有渐渐成为道爷狗腿子的潜质。

    “道爷,你真要对那个昆林树下药?”管芳仪试着问了声。

    牛有道平静道:“十年前能收拾他,十年后我就不信他能蹦天上去,用得着下药吗?”

    管芳仪不解了,“那你为何还要说出这样的话自污?”

    牛有道:“紫金洞长老被天火教下面一个弟子打败了,不是什么光彩事情,不让他们知道我有必胜的把握,他们不会卖力帮忙。”

    管芳仪懂了,但多少也有些担心,“可严立说的也没错,天火教既然敢让他来,怕是有些把握的,万一他真的打败了你,怎么办?”

    牛有道不以为然:“败就败了,有什么关系?一点颜面而已!我和他的身份地位不对等,有些事情是注定了的,我敢在这里杀他,他不敢在这里杀我,最多把我打伤,我们的人是摆设吗?我有什么好担心的?”

    严立一回头就把牛有道给卖了,找到宫临策,吐露了牛有道准备采取卑鄙无耻手段下药取胜的企图,宫临策相当无语,不过事情这么一说,昆林树也引起了他的关注和兴趣……

    钱复成的心情相当不好,发现带昆林树来这里似乎有些不应该,昆林树跑来紫金洞找牛有道挑战的事似乎也传开了,各种嘲讽颇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