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德国际官网weide567

追书网 > 科幻灵异 > 超级漫威副本 > 741
    伏羲宫通往山前的荒路上,一行人骑着几匹骏马,打着旌旗大纛,神色悠闲的向伏羲宫的山门入口行去。为首的那人气宇轩昂,面如满月,正是离天宗的掌门龙青霜,只见他昂首眺望,忽然开口说道:“这伏羲宫的‘忉利山’不过如此,沉闷的很,根本不能与我们的谈笑亭相提并论!”

    只听他身旁一个浑厚的声音说道:“哼!这玄乙门气数已尽,那伏羲宫建立在这样的风水山间,不衰败才怪!”

    龙青霜沉吟了一下,勒住缰绳,随即对那人说道:“玄乙门其他人不足为惧,我唯一担心的便是那夏侯老儿。他率门人几十年来纵横天下,罕逢敌手。也不知如今达到何种境地了......”说着眼中现出一丝孤寂的神色,似在对夏侯商的盖世神功神往。

    只见他身旁那人金发神睛,身穿铠甲,气势如同统领百万军队的将帅一般!便是连他的髯鬓也都是金黄色的!这金发男子生的甚是魁伟,闻听龙青霜所言,顿时大笑着说道:“莫非龙掌门惧怕了那老儿么?如今我们胜券在握,将他门中的强手都调离他身边,他再伶俐,也想不到你我能在这山间出现!孤家寡人!何惧之有!”

    龙青霜默默不语,随即开口说道:“多年前我们还不知此处便是玄乙门的总坛所在,为了寻找玄乙门人的踪迹,那明王府的庸人还曾血洗过仙霞山,想不到这伏羲宫不但是天下闻名的道教门庭,还是我们生死对头的老巢。”说罢勒起缰绳,纵马继续向前驰去。

    那金发的壮年男子也催马跟上,随即开口说道:“如今我们抢先一步到此,那‘云笈七籤’必为我宗所有!驾!”他身后几人所乘的几匹快马,也随即跟了上去。

    龙青霜向前疾驰,边开口对身边的金发男子说道:“灵祖,你看那些前去赴会的玄乙门人,陷入黄公权所设下的阵中,后果会如何?”那金发男子正是离天宗门下的“金剑冥神”元灵祖!只听元灵祖高声答道:“凭那些高手在阵字中以逸待劳,想必他们已是命丧黄泉了。而且,你不要忘了,庭烟也越界去会那玄乙门的白慕容了。只要能将他击溃,那其他人不足为虑!”

    几匹快马转眼便纵驰到伏羲宫的山门前,龙青霜收住缰绳,却听一个男子在山门前说话,正是谢经云与落雨等在那里谈笑。便微笑了一下,运起丹元,纵声高呼道:“离天宗龙青霜与门下弟子!前来拜谒玄乙门伏羲宫夏侯真人!!!——————”

    这一声惊天动地的长啸,只震的门前几人顿时呆在原处,只有宗平反应极快,猛地窜到门前,见是几个人乘着骏马,而且不伦不类的打着旌旗大纛,身边又没有一个兵卒在马前,顿时冷笑着说道:“即是龙掌门前来拜山,怎么不提前知会一声?!莫非怕了我们玄乙门吗?!”

    却听元灵祖大笑着说道:“我道是什么玄门高人在此,不过是几个纨绔门人,赶快前去通知你们掌门出门迎接!否则!我身边的朋友可不耐烦了!!!”

    宗平冷笑道:“就凭阁下几位,也想硬闯这天下玄门重地么?当真是不自量力!!!”龙青霜随和的坐在马上,向元灵祖瞄了一眼示意,只见元灵祖举起身旁的旌旗,忽然发须冲天,顿时天色黯淡,乌云席卷而至!一阵阵霹雳响过,地下土中似有物体在蠕蠕而动。忽然一阵破土之声震现而出,无数的白骨骷髅身披铠甲!从土壤中钻立而起!而且手中各持兵刃盾牌!

    宗平见罢脸色苍白,心中一阵颤栗,只见谢经云在一旁走了过来,拱手大声对离天宗的众人说道:“我曾在江湖中听闻,离天宗有一人,乃是冥司之神,现世钟馗!能搬御鬼物,御使冥兵,莫非阁下便是天下闻名的‘金剑冥神’元灵祖吗?!!!”

    元灵祖闻听仰天大笑,随即说道:“想不到我元某的名声早已纵横天下,即知我名,难道你不怕吗!!!”说着眼中忽然神光暴涨,霸气十足!谢经云等人顿时不敢与之四目相对,好像生怕被这“冥神”吸去魂魄一般!

    元灵祖见自己的神威将玄乙门的几名弟子震慑当场,脸上露出极为得意的微笑来,忽然见白光一闪,一道飞剑向自己攻袭过来!却是宗平悄无声息的出手了!

    原来宗平见连离天宗的掌门也亲自驾临,便知今日乃是玄乙门与离天宗的生死之战!在场的这几人都是本门中三四流的剑侠,必不能与这马前的其中一人相抗衡。只有忽然痛下杀手,也不知能否得手,但为了先发制人,也只有冒险一试了!便灌尽全身的丹气,御出飞剑,向元灵祖射杀过去!!!

    元灵祖神色不变,依然泰然自若的坐在马上,那身前密密麻麻的骷髅兵手持护盾,立即挡在众人的马前。宗平的剑气击到那些盾牌上面,忽然势尽,宗平见罢大惊,忙急急的促动飞剑,但那飞剑只是斩在护盾上,丝毫不能将其击碎!!!

    谢经云与落雨皮横三人见状,也纷纷飞射出飞剑,向几人马前斩杀过去,但那些骷髅兵将山门前围的的水泄不通,手中持刀剑戟盾的无数,渐渐的向伏羲宫内靠了过去!

    却听大殿之内一阵冲杀的声音,那些驻留在玄乙门内的道人与玄门剑派纷纷手持兵刃,冲出殿所迎击强敌。宗平几人接连几道飞剑都被那些骷髅兵用护盾严密的挡了下来,随即那些骷髅兵潮涌一般冲入了伏羲宫的正殿广场下,与玄门中人厮杀在一起!!!

    龙青霜与元灵祖几人闲庭信步,骑着骏马,跟在前面冲杀的骷髅兵后,也踏入了伏羲宫之中。众人厮杀声响彻天庭,不一时便血肉横飞,情状甚是惨烈!却见龙青霜向一旁骑着白马的一名男子挥了挥手,那男子忽然踏着马背跃向人群,刹那便挥起手掌,那手掌便缠绕着一股青气,犹如一柄短短的神刃一般,顿时几十个玄门高手被他斩杀当场!!!

    这时龙青霜闭起双目,似不忍见这修罗一般的厮杀场景,那硕山猿走到他的马下,大声说道:“掌门师兄!这厮杀性大起,不如我前去将那些废物击到在地,以免江湖中人说我们离天宗太不厚道!!!”龙青霜缓缓的点了点头,那硕山猿怒啸一声,也向场中奔袭过去,只见他一到战圈,顿时有玄门中人不停的飞起,似被他的神力所震成重伤!眨眼间便扑倒了一片!

    宗平见那青年掌剑实在厉害,顿时对场中大声喊道:“大家小心!此人掌剑厉害!!万万不能与他正面交战!!!”但众人都杀的性起,哪管宗平的呼喝。刹那间又有十几名玄门弟子被那青年掌剑所戮伤。

    元灵祖坐在马上,始终观察着场中的厮杀,他原是别门别派的弟子,年龄也比龙青霜大了不少。但因缘际会,也带艺拜到离天宗严沧海的门下。此人天生神异,且心高气傲,虽说自掌门师尊去世后,龙青霜坐了继任掌门,他心中也多少有些不服,一直戏谑的称龙青霜为“龙掌门”。龙青霜也丝毫不见怪,日久天长,元灵祖也拜服他的深沉与神功。

    今日他兵不血刃,用些没有命魂的骷髅兵做战前先锋,自诩为将军,自是没有把玄乙门放在眼里。那青年男子乃是他在仙篆门请来的“圣手剑仙”段寞,此人在仙篆门中出名的嗜血,几次被门中掌门驱逐,今日元灵祖凭借自己与仙篆门的交情,将此人请到门下,一同来攻杀玄乙门!

    那段寞展开手中的“掌剑”,在场中纵横杀戮,宗平与落雨在一边抵挡那些骷髅兵,也看的真切,宗平见这人狠如虎狼,心中顿时仇恨非常,便窜到段寞的身边,挥动飞剑,与他战在一处。

    那段寞见宗平的剑气略有威势,顿时催动丹元,手中的剑气也随即暴涨起来,宗平见罢死命相抗,但渐渐感觉自己不是此人的对手!正在危机时,却见落雨纵身跃到宗平的身边,百忙之中对宗平宛然一笑,随即二人向段寞猛烈的发起了攻杀!

    段寞见二人联手,丝毫没有怯惧的意思,忽然扭转身形,场中便不见了他的身影,落雨正在惊疑之时,却听身边一声声惨烈的呼号,那段寞如同鬼魅一般正在斩杀自己的同门,但宗平二人却丝毫没有发觉!忽见一个猿猴一般的怪物冲到近前,猛地振臂一挥,落雨的身形婀娜的被高高掷到了空中,那段寞忽然一跃冲天,一掌击出,眼看落雨便要被碎尸当场!!!

    就在段寞跃起的同时,忽见一道强烈的白光向他的身后袭来!段寞猝不及防,在空中急转身形,虽躲过了致命的一击,但那右手的掌剑也被那凌厉无比的剑气所斩断,顿时鲜血淋漓,那段寞却一声哀嚎没有发出,随即跃出圈外,将自己身周的穴道点住止血,冷冷的望向伏羲宫的后山山门之处!

    只见李浩身背紫霓剑,远远的站在那里看着场中的大战!原来李浩在黄龙江将前来攻袭的敌人击退,又将盛烈安置到江边之处暂且休息,同时也御防敌人再度来袭。自己从后山刚刚靠近伏羲宫,耳中便觉杀声震天!便催动丹元,向殿前掠去。正凝神往场中观看,就见到落雨被硕山猿飞扑到空中,那段寞刹那便施出杀手,他随即出剑,将段寞击退在一边。

    元灵祖见段寞被一个年轻人斩断右手,显然已不能再战,便侧过头去对龙青霜说道:“这青年是何人?怎么剑气如此凌厉!出手便将段寞斩成了残废!”龙青霜淡淡的说道:“此人乃是前往谈笑亭赴会的玄乙门弟子之一,他能在此地出现,那就证明他们破了八门金锁阵,但这后生是如何回来的,那便只有天才知道......”

    只见李浩向地上顿足一踏,身形跃出十几丈,刹那便来到战场之中,那段寞见李浩跃进战场,便将断掉的右掌用布帛扎紧,随即将丹气都灌注到左手上面,猛地向李浩扑了上去!!!

    李浩跃到场中,抽出紫霓剑,砍翻了几个骷髅兵,忽然觉得一股极为凌厉的剑气向自己袭来,忙回身抵挡!见是刚才被自己斩断右手的段寞,心中大为惊异!忙挥动紫霓剑,与他战到一处,那段寞一掌被陨,但战力丝毫不见减弱。一式快似一式的与李浩对斩起来!李浩只觉得此人的身法不下那影焰门的影人。随即凝神稳稳的护住阵脚!

    两人对斩了多时,那段寞脸上大汗淋漓,右手中也不断的渗出血滴来。李浩见此人如此残戾,心中便起了杀机——连自己的父母生身之躯也不怜惜之人,那想必对敌人下手便会极其的残忍!他曾经听闻苏年生为他讲过苏东坡与章惇的“能自拼命者能杀人”的故事。便立此对章惇那般的人物深恶痛绝。

    李浩跃动身形,有意的露出一个破绽,那段寞急切的想将李浩斩杀在自己的掌剑之下,一见有隙可寻,顿时猛冲过去,对着李浩便猛下杀手!哪知一掌击下,李浩身周顿时闪现出金色的辉芒来,自己左手顿时如斩在了金刚之上!李浩趁他稍有分神,便催动“九印流火”,向段寞的头上焚去!那段寞似没有看到一般,运起全身的丹气不断的冲击李浩的身体!

    李浩早已将那“诛天剑气”严密的防护在身周,但也不能施展飞剑杀人了。却见段寞被那炽火一焚,顿时烧去了半个脑袋,但他杀心极重,居然拖着半个身体仍然挥动掌剑向李浩斩杀!旁边那些玄门中人见此情景都惊惧的大声叫嚷起来!李浩见他掌劲劲道越来越弱,心中生起厌烦,猛地抽出紫霓,刹那向他的身躯挥了几下,随即跃到旁边,收了神剑。那段寞被紫霓剑斩中,尸身顿时碎落在地,随即鲜血淙淙的流出。

    元灵祖在马上看的真真切切,顿时拍手大叫道:“好!好!玄乙门竟有如此年少的剑侠,看来我们想轻易击败他们,也是没那么容易了!谁能出战此儿!!!”在他身边的马上跃下一人来,那人身周皆缠裹着纱布,只露出两只橙黄的眼睛来。仿佛刚刚从沙场上鏖战完重伤而下一般模样!他怀中却抱着一柄极长的窄刀,闻听元灵祖的话语,也不吭声,便向战场中缓缓的走去......

    众人正在与那些骷髅兵酣战,也没有留意这人,这人也视身旁的人如无物,径直的朝李浩身边走了过去。李浩一边截杀场中的骷髅兵,一边留意身边的动向。见这人乃是从龙青霜身边的马上走过来,便知此人定是不凡。抛下身边的骷髅兵,纵身向那人跃了过去。

    那人露出两只眼睛,上下的打量了李浩一番,随即眯起眼来,似对李浩有所轻视。李浩冷冷的站在原地,厉声对这人说道:“阁下若是再向前一步!那休怪我手中的神剑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