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德国际官网weide567

    逆鬼面色一沉道“来了!羽化成蝶,破茧而出!”

    “蹦嚓!”“蹦嚓!”“蹦嚓!”“蹦嚓”

    整颗光圈,竟然慢慢开始在震裂,随后停了下来,众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由微微变色,在他们试图将身体靠近,看出个所以然的一瞬间,整个光圈顿时炸了开来!

    一个人影站立在中心,而身旁有着另外一人,去除了光圈的阻碍,那股强大的气息直接喷涌而出,那两人身上都有着非同小可的力量。

    菜刀向最先从惊讶中顿悟道“石兰?”他的语气非常怀疑,眼前的女人到底是不是石兰,那长发,温柔的目光,虽然脸没有太大的变化,但是头发的长度,跟脸上的表情,却早已经判若两人,而且石兰可是一个下位者,而现在竟然已经是上位者的程度!

    连跳二十阶级!吃了什么神丹妙药,都不可能做到的!

    石兰轻轻对着菜刀向点头道“菜刀向师傅,我是石兰啊。”

    众人的目光,瞬间锁定在了石兰的身上,这个女人变化简直让人感到恐怖!到底是如何让一个下位者,变成下位者的,这个不可跨越的鸿沟,竟然让多尔做到了!

    菜刀向依旧十分吃惊道“石兰,多尔他是怎么做到的?”

    石兰脸色不由一红,那些事情不太好开口,不过还是换一种**道“多尔,对我传递了能量,我才能从下位者,直接晋升到上位者。”说道传递能量,石兰整个脸都变成了血红色。

    这也解释了那个巨大的能量突然消失,原来是被他们两人,分明别消耗掉了,那么巨大的能量,确实足矣让一个下位者到上位者的程度了,能有这种经历,石兰也算是非常幸运的了。

    正当大家感叹有余的时候,众人才把视线转向了多尔,那渐渐清晰的身体,身体缠绕着慢慢的洁白绷带,包的跟埃及木乃伊一样,什么皮肤都没有漏出来,众人倒是一阵郁闷,这个多尔在搞什么?

    对于这次的变化,多尔也有些出乎意料,懒惰之王所说的不是太大的变化,变化可是大多了,那些无数的双手早早就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缠满身体的厚厚绷带,多尔问懒惰之王,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时。

    懒惰之王的答复很简单,也很雷人,因为穿衣服太麻烦了,直接用绷带比较快!这倒是让多尔一囧,为什么以这幅模样见人,很简单,因为跟石兰天天共赴天堂,衣服早已经破烂不堪,更何况是石兰的衣服,更可笑的是,多尔没有可替换的,只能变身出来见人。

    而石兰的衣服也是用绷带,做出来的,不过众人似乎没有察觉这一点,绷带的颜色可以随着多尔的心意随便产生变化,不过对于绷带的是不是有攻击力倒是不清楚了。

    多尔问懒惰之王十句话,懒惰之王就回答了一句,他的防御力几乎没有,但是对方却很难打伤到他,对于他这个说辞,多尔也确实无法理解,不过能力得到了新的提升,多尔如今已经踏入了上位者的阶级。

    短短的五天,却有着,两名上位者的加入,这无意是一股巨大的力量,一旁坐在角落,沉默不语的洛茵,倒是微微冷笑,就算他成为了上位者又怎么样?刚刚步入的上位者,会有我这样的强大吗?

    洛茵杀多尔的心更盛,现在不再是单单他阻扰自己,而更是因为嫉妒多尔的天赋!竟然就五天就图片了到了上位者,其中横跨了十级!这种难以想象的天赋,必须要扼杀!要不然到了最后,谁也无法阻拦!

    她更是坚定了,自己杀他的心!牙齿更是咬的紧紧的,这样的人必须死!新仇加旧恨,洛茵早已经快接近暴走了。

    已经航行第八天了,仍旧没有看到岛的迹象。

    “咚咚,多尔,你在房间里吗?”

    “我在,进来吧。”

    他看着来人的脸,那张绝艳的脸,确实犹如变了一个人一样。

    “石兰,你来了啊,找我有什么事吗?”

    石兰,微微摇了摇头,轻道:“难道没有事情,就不能找你吗?”

    多尔不由语塞,自从那一次,自己一直在躲着石兰,虽然必须负责,但是心中难免需要一些时间考虑,而石兰虽然不能说很了解多尔,但是对于多尔大部分的事情还是有所了解的。

    多尔跟石兰,遇到一起,总总讲不上三句话,他也很担心,两人勉强在一起,恐怕不会有好结果,一直属于比较安静的多尔,石兰也是非常安静的类型,这样性格的人撞在一起,恐怕很难交流,谁都不愿多说,或者谁都不知道如何要找到共同的话题。

    石兰微微苦笑,自己似乎在一次让多尔说不出一句话了,不由轻轻摇头道:“多尔,我知道你需要时间来接受我,如果你最后得出的判断,不是我想要的,我也不会在逼你了,毕竟在这样一个年代里,其实你不用为我负责,一夜情的人到处都是,你不用在意我。“

    她眼中闪过一丝失落,伤感,转身就走出了房门。

    “我还真是差劲啊。”多尔不由自嘲道,自己听到了她的话,竟然感到庆幸,真是差劲,内疚跟愧疚,不会因为石兰的话,而减少,反而会日益增加,正是因为自己的原则,才在无形中伤害了石兰。

    如今事已定成,在说其他的也毫无作用了,唯有好好的沟通,让交流来互相了解,这是唯一的办法,也是多尔所能想到的唯一办法。

    …….

    甲板上,杰希眺望着远方,他毕竟是从岛上出来的,自然知道岛在什么方向,那座不停漂流的小岛,虽然知道方向,但是要找到位置,还是非常有难度的,这八天,起码有三天是在找寻小岛的去向。

    美美的地图,只是大概的之名了方向,跟范围,要找到,还是要靠,细致的搜索,不过有杰希这种人物,找到小岛也是轻而易举的。

    “找到了!”杰希面色一沉,非常的凝重,他不单单找到了,而且还发现了好几股,强大的能量,丝毫不比自己差,果真岛上的人,卧虎藏龙。

    “找到了?那么现在,就全速前进,务必在今天晚上之前赶到!”美美兴奋道,按照她的性子,早早就感到无聊了,每天看着这枯燥乏味的海洋,迟早都会无聊的。

    逆鬼微微点头,只是单纯的挥了挥手,整艘船的速度就得到了提高。

    其余的首领都在休息,毕竟很快就可能要进入危险地区了,必须全部认真准备,尤其是那些因为杰希关系而受伤的人,更需要休息。

    真正进入考验的时刻就要到了,得到岛上人的支持,那么大规模的战争就此爆发!

    多尔慢步走上了甲板,已经要到小岛的事情,早早就传开了,顿时让所有人欢腾雀跃,一直待在这船上,他们迟早会被烦死。

    “哥哥。”美美,俏皮的跑了过来,直接给多尔一个大大的拥抱。

    多尔轻笑道“妹妹,很快就要到岛上了,怎么样?兴奋?还是恐惧?”

    “恐惧什么哦?美美有哥哥在什么都不怕。”

    美美死死抱着多尔,那张可爱的脸不停在多尔的怀里磨蹭着,一副黏人的模样,煞是可爱。

    “美美,你说我要怎么办?”

    美美疑惑的抬起头,看了看多尔道:“哥哥,你在问什么啊?什么怎么办?”

    多尔一时间之间,竟然不知道怎么开口,吞吞吐吐道“石--兰,的事…..”

    “嘿哦。”美美那张可爱的脸,瞬间变成了奇怪的表情,“哦!原来如此,我就说嘛,怎么石兰变了那么多,原来跟多尔哥哥,有关系啊,不愧是我哥哥,连那个大冰块都能溶化,厉害,厉害啊!”

    “你小声点!怕别人不知道啊?”多尔连忙,捂住美美嘴,环顾了下四周,这个妹妹,该说她神经大条,还是腹黑级的人物,摆明了就是故意的。

    美美“咔吱”一声,直接咬了多尔的手一下,痛的多尔吸了一口冷气:“美美,你又咬我,干嘛呢?”

    她扭了扭头,白了多尔一眼“哥哥,你干嘛怕别人知道?不是有一个漂亮的女朋友的话,是男人都会感到骄傲吗?而你却一副战战兢兢的,你该不会根本不喜欢石兰吧?”

    “这…..”多尔说不出口,对于石兰的感觉,虽然说不上喜欢,但是也说不上讨厌,但是既不喜欢也不讨厌,可是却偏偏有了夫妻之实,这要怎么处理,多尔还真不知道。

    石兰虽然三番四次的表面了自己的心意,但是他却无论如何也不能轻易接受,原因很简单,就是在她们身上,多尔绝对不是什么背信弃义的人,但是也正是他这种性格,才有了他的原则。

    如果原则能够轻易改变,那也就不是原则了,他当初早早就立下约定,除了安倍钟情她们,就不会在有其他女人,现在弄到这样的局面,他要负全部责任,不是他不想负责,而是他违背了约定在先。

    这在他心中形成了矛盾,一种是接受,但是他却过不了自己的原则,一种是拒绝,但是他仍旧过不了自己的原则,无论怎么想,都是原则在做怪,总是过不了自己那一关。

    见到多尔那纠结的神情,美美也多少猜到了一些“傻哥哥,你这人的优点就是有很强的责任感,并且原则不会轻易改变,缺点就是因为太有责任感,并且食古不化的原则,虽然这种性格不能说不好,但是也要看情况,如果真的不知道,那么就要看你,到底偏向哪一个答案了。”

    偏向哪一个答案?多尔真不知道,自己仿佛在一条分岔口决定走那一条一样,但是走任何一条,都要改变一些东西,他不想去改变,原则这东西是不会变的,虽然知道不会变,但是却无法两种都得到,他又能够怎么样?

    美美说完,就蹦达蹦达的跑了,真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想的,把这么一个问题,留给她老哥我,自己还能这么开心,真是的。

    如果真要做出答案的话,多尔多半会选择接受,但是他却不知道接受会不会伤害到安倍钟情她们的感情,真的需要顾虑很多。

    头疼,撑着头,一阵叹气,连连问自己,会不会想太多了。

    劳则,打着哈欠,走上了甲板,他可睡了好几天了,睡到脚底都有些软,飘忽不定的走到多尔的身旁,一个屁股就坐地上了,像一个醉汉一样,瘫倒在地。

    “喂,劳则,你没事吧?睡觉,能够睡成你这个样子的,你也是奇葩一朵啊。”

    “迷迷糊糊,糊糊迷迷,早知道不睡那么久了,脑子都混沌一片了,其实睡一天就够了,睡久了都很难爬起来,一个人属性了一件事,想改就不容易了,果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劳则说完的一瞬间,整个人又打起了呼噜,竟然在甲板上睡着了,真能选地方。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吗?劳则说的一点都不错,性格不是那么容易改的,也不是说变就变的,自己先不要着急给出答案,这需要一个过程,一个互相理解的过程,着急回应恐怕会适得其反。

    这不单单是为了石兰负责,更是为了自己无愧于心!

    “到了。”零锥,到了岸边,停了下来,放眼望去,整座小岛都笼罩在厚厚的大悟中,月亮早已经高挂,这座岛上不知道会有什么危险,集体认为明天早上在开始活动。

    海岸边,看上去跟任何海滩都没有什么差别,但是任何人都没有放松,杰希对于岛上的一切都是高度警惕,任何一丝细微的变化,无疑都是恐怖的,甚至那一点点的变化,就是征兆。

    多尔一夜无眠,他在想许许多多的事情,自己离开安倍钟情她们,已经三年了,看起来仿佛到了这边才短短几天,甚至几个月,可是却已经三年了,不知道有什么变化,不知道她们在干什么,更不知道她们是否已经不在想自己了。

    整个夜,非常静,静到他不由的感到悲伤,总是在凄凉的夜中,回想悲伤的念,他早已经习惯了,如果哪一天不想,仿佛随时都会忘记她们一般,分开的时间越久,思念只会越来越重。

    天亮了,太阳早早就升起,多尔早早就在黑烟中,等待太阳的升起,今天还有事情要解决,不能让自己的感情,影响整个蓝组的大事,对于政府军,奥斯丁,多尔可没有好感,至今为止,美美所讲的第五等人民,那地狱般的生活条件,就足矣看出多么不人道。